议市厅丨A股版“垂帘听政”上演“阳光系”掌门

更新时间:2019-10-16

  原标题:议市厅丨A股版“垂帘听政”上演,“阳光系”掌门人陆克平暗地操控四环生物4年未披露将被终身市场禁入

  近期,A股市场一起现实版的“垂帘听政”上演,随着证监会的一纸罚单引出四环生物实控人迷局,他已经暗地操控这家A股公司4年,实际控制人易主公司却秘而不宣。尽管近五年来公司一直宣称自己没有实际控制人,但实际上,公司的实控人是陆克平。

  9月22日晚间,四环生物公告称,其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监会调查结果认为,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其指使四环生物从事信息披露违法等行为“持续时间长、手段特别恶劣、涉案数额特别巨大,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因此拟对陆克平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且合计罚款2734万元。

  据证监会调查,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其从2014年2月20日起,通过19个账户组实际控制四环生物39.42%(截至2018年4月11日)。2014年起,陆克平以扩大其控制的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数量为目的,自行或通过徐伟民找来陆宇、郁琴芬、孙现、郁叙法、周军、张惠丰、徐瑞康、赵龙、许稚、陈建国、王洪明、孙一帆、江苏德源纺织服饰有限公司等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而这2个权益工具一个是陆克平控制的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集团)以邵洪元名义设立南华光华5号资产管理计划,另一个是张惠丰作为委托人设立的齐鲁证券资管的一个资管计划,最重要的是这个资管计划持有的四环生物的股票表决权也是归陆克平所有。

  陆克平拥有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的控制权及上述账户所持四环生物股票表决权,并通过其实际控制的阳光集团及其他银行账户转账、直接存入现金等方式向上述账户提供资金。

  陆克平隐秘“操控”四环生物的“疯狂”可以从四环生物前十大股东名册中看出。截至2019年半年报,王洪明为四环生物第一大股东,曾担任过江苏阳光董事、副总经理股东;郁琴芬、赵龙、徐瑞康、陈建国、许稚分别为四环生物第三、四、五、九、十股东,这6位股东经证监会调查均为陆克平控制表决权,且资金由陆克平提供。特别注意的是,第一大股东截止到6月30日,懂六爻的师傅进不懂的请绕道谢谢。蓍草股权质押已经达到99.99%的比例。

  另外,陆克平与赵红、华樱、倪利锋、何斌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构成一致行动人陆克平以扩大其控制的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数量为目的,自行或通过徐伟民联系赵红、华樱、倪利锋、何斌买入四环生物股票。

  涉案期间,涉案账户组继续交易四环生物股票,使陆克平控制的四环生物表决权不断扩大,具体交易情况为2014年2月20日起买入四环生物股票,2014年2月21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5%,2016年6月20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0%,截至2018年4月11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9.42%。

  另有证据证明,2017年9月,阳光集团办公场所内有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的生产经营事项及财务事项的资料。部分涉案人员指认陆克平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并承认其向陆克平汇报工作,四环生物的重大经营决策由陆克平决定。

  证监会认定,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且其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期间实际控制四环生物。而四环生物在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中披露“无实际控制人”。

  对此,证监会认为四环生物2014年至2018年披露的实控人信息存在虚假记载,严重影响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控制情况的判断,行为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对陆克平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四环生物董事长对孙国建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涉入此次事件的其他20名董监高均被罚款。

  陆克平的这一系列隐秘的操作可谓是当下资本市场现实版的“垂帘听政”,隐居幕后看似低调,却还隐藏着一些关联交易。

  2014年10月10日,四环生物子公司新疆爱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陆克平控制的阳光集团子公司江苏阳光置业有限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新疆爱迪向阳光置业购买阳光敔山湾花园9号至19号的11商铺,交易总价为5345.56万元,新疆爱迪不晚于2014年10月11日向阳光置业支付上述全部款项。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新疆爱迪与阳光集团及其子公司阳光置业均为陆克平控制的公司。四环生物未按规定在2014年年度报告中披露上述关联交易,涉嫌构成信息披露违法的行为。

  说到这里,大家也许有个疑问,陆克平到底何许人也?为何在资本市场上有这么大的“能量”?

  资料显示,陆克平曾被誉为“毛纺巨子”,是“阳光系”实控人,其目前控股A股上市公司江苏阳光和新三板公司阳生生物,今年退市的海润光伏也曾是其控制的公司。陆克平旗下公司在 “撤离”海润光伏时还 “狠赚了一笔”。

  今年退市的海润光伏也曾是陆克平控制的公司。2011年,海润光伏借壳上市时,包括阳光集团子公司紫金电子在内的20名股东对海润业绩作出承诺,但连续三年都未完成,最终阳光集团合计补偿了6.05亿元现金。2015年1月22日,海润光伏前三大股东杨怀进、九润管业和紫金电子提议“10转20”。在提案公告前的15个交易日内,海润前三大股东和一些高管在此期间疯狂减持,其中陆克平控股的紫金电子在2015年1月7日-20日减持,经计算累计套现12.6亿元。而海润却在高送转预案公布后一周,抛出巨亏8亿的业绩预告。

  紫金电子通过减持获利颇丰,加上2015年3-4月的减持,套现市值已经合计高达20.27亿元。

  根据四环生物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398.21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8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37.40万元。包括前两项在内,及扣非净利润、经营性现金流等主要财务数据,同比去年均有所下降。

  2018年的业绩同样不佳,当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96亿元,同比增长14.2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43.96万元,同比下滑503.92%。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3023.73万元,自2017年亏损后再度扩大亏损。

  据业绩预告提示,四环生物亏损主要原因是控股子公司北京四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业绩同比下降。而半年报则强调了政策因素对四环生物经营上的不利影响。

  在公司主营项目生物制药方面,北京四环系国内最早从事生物医药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之一,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技术水平先进, 产品质量较高,主要产品EPO注射液、注射用白介素-2的市场认可度高,是国内众多白介素-2产品中最有影响力的品牌,市场份额始终保持在20%以上,排名位于市场前三位。二级市场上,目前公司股价持续低迷,截止发稿时间,公司总市值仅剩30亿左右的规模。

  更多精彩内容,可访问和讯网或关注和讯A档案栏目微信公众号(istocknews)

  【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财经资讯,点击下载和讯财经APP,1500万理财高手都在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